投稿信箱:djxyb@126.com QQ:14852190 联系电话:38223026

【上观】7台机器人代替21个熟练工,AI时代最重要的是抢什么人?

发布者:邱骋发布时间:2018-04-25浏览次数:3

 来源:上观新闻作者:徐瑞哲 2018-04-19 

在劳动力的天平上,低技能劳动、中等技能劳动岗位将减少61万个;而软件开发、信息技术、数据分析、人机界面设计的高技能工人和工程师则需要增加约21万个。


“在印度等国拥有19家海外工厂的海立集团,一个技术工人管理7台机器人,已经代替21个流水线上的熟练操作工人。”19日,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党委副书记李健劲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这样的实际场景正在回答:新经济时代到底需要怎么的应用型人才。


今起,全国机械职业教育教指委应用技术人才培养促进与指导委员会各方来沪考察研讨,聚焦上海重装备基地——临港地区。正值人工智能AI纪元,劳动力开始越发剩余,那么国际和国内范围的“抢人大战”又该抢什么人呢?


什么人少了,什么人多了


未来已来,智能制造的发生频率一天比一天高。李健劲透露,在上海电气麾下,三菱电梯目前实时连接着6万台电梯,上海市内的应急响应时间已缩短到18分钟;又如风力发电机组构成的“风云”系统,现已接入59个风场,监控着1700多台风机。“企业作为‘甲方’,大学作为‘乙方’,那么人才培养应当随着‘企情’变化而革新。”他说。


上海电机学院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李晓军等,通过对中船重工、中国商飞、上海临港、上海电气、上海汽车等先进制造业企业深度调研发现,智能制造与传统制造的差异,在生产方式上,已从原先大批量的单一生产,发展到大规模而个性化的智能生产。而在生产过程中,从工程、技术和技能各层面的工作界线分明,发展到界线模糊、层面融合、高新技术交叉运用。


那么,变化之中,什么人少了,什么人多了?中国机械工程学会理事、同济大学中德工程学院副院长、博导陈明举例说,在劳动力的天平上,低技能劳动、中等技能劳动岗位将减少61万个;而软件开发、信息技术、数据分析、人机界面设计的高技能工人和工程师则需要增加约21万个。


在他看来,智能制造人才需求带来的变化,有些是消失或锐减,比如简单重复性的生产、装配等任务,以及生产计划、质量控制、维修维护等;同时,新兴工种也不少,比如需要新增的岗位多达76万个,包括机电一体化专家、IT解决方案架构师、用户界面设计师、机器人协调员、工业数据科学家等。


智能制造,什么样的人才更厉害

李晓军研究员认为,与如今新型岗位需求相对应的,智能制造人才也需要从侧重于具体的专项技术能力,发展到具备更为多元的基础知识、更灵活的专业技能、跨学科的学习能力和系统化的解决问题能力。


她说,“当前工科高校人才培养存在的问题,正是培养方案和课程体系多以传统学科知识架构为主,专业区分过于细化,跨学科课程体系相对缺乏;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与先进制造技术兼通的人才匮乏,还跟不上智能制造产业发展的需求。因此,电机学院的中德智能制造学院,也正通过政校企合作,与临港管委会、德国应用技术大学以及对口企业一起,多方协同开展智能制造新工科人才培养。


身在正在做强实体经济的制造大国,智能制造人才竞争成为机械工业教育发展中心、应用技术专指委成员热议话题。根据德勤与美国竞争力委员会报告,2016年时,中国成为最具竞争力的制造业国家。陈明教授认为,这不仅因为中国拥有传统的低成本生产制造,还因为中国在创新方面的长远发展计划,巩固了先进技术对其未来制造业的支撑作用。然而,随着制造业不断采用更先进与更精细的产品、工艺技术和材料,专家们认为,在中国制造尤其是智能制造方面,竞争力有可能不进则退。


不可否认的是,制造业第一大根基,也同样是人才。而智能制造的首要决胜因素,则是人工智能AI人才。全球AI领域产业人才约20万人,主要分布在美国、中国、英国等国的初创企业和科技巨头中。中国AI产业从业者主要集中在应用层,而美国则主要集中在基础层和技术层,比如自然语言处理、处理器/芯片、机器学习应用、智能无人机这几大热点领域。


“国内目前还缺乏高级人才支持和高端教育体系为产业发展续航。”陈明还指出,值得注意的是,AI企业招聘职位中,有52.8%的职位要求求职者最低学历为硕士,比互联网行业的均值高出40个百分点,这也给新工科建设高校提出进一步“深造“的大课题。